香港服务器

1小时“揪”出40余种病原体,香港研发全自动诊断系统深圳量产

  读创/深圳商报记者  张妍  刘育銮 /文   谭彪/图、视频

  “研发成果如果不能转化,不能让大众受惠,那么就失去了它的意义。”11月19日,在深圳市坪山区长方工业区A栋的铠耀生物医学科技(深圳)有限公司里,前香港理工大学暂任协理副校长(创新及技术发展)刘乐庭透露,要在这里将自己研发的全球最全面全自动快速多重诊断系统(下称“该系统”)实现量产。

  1小时“揪”出40余种病原体,<a href=香港研发全自动诊断系统深圳量产”/>

  △刘乐庭手持多重微流检测元件,向记者介绍全自动快速多重诊断系统

  该系统由全自动快速检测仪和多重微流检测元件组成,可用于即时基因检测,可在1小时内自动检测出逾40种病原体,包括新冠肺炎病毒,并能实现分型。预计投产后,每次检测的费用约为100至200元左右,可大大加强社区、口岸等基层一线的公共卫生防御力量。

  4年科研助力设想成真

  刘乐庭告诉记者,该系统设想始于2016年,得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教授袁国勇的支持。

  “可能造成一座城市停顿的,除了战争、核爆外,还有可能是传染病例如流感或禽流感。”刘乐庭说,所有呼吸系统疾病症状都是咳嗽、流涕,就医后可能只会得到几片药片,以及“回家休息”的医嘱。可如果患者患上的是传染病,那么就可能造成家庭、社区传播,“假设他患上的是死亡率超过50%的H5禽流感,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一想法还得到了铠耀生物医药科技(管理)有限公司刘耀南教授、霍文逊医生的大力支持。

  1小时“揪”出40余种病原体,<a href=香港研发全自动诊断系统深圳量产”/>

  △刘乐庭在实验室(图片来源于香港理工大学)

  经过4年实验室的埋头科研,刘乐庭团队利用聚合酶链反应(PCR)技术,实现了该系统从核酸提取、扩增、检测到分析均为全自动。其中具有专利的的微流控和生化技术,可实现超灵敏的检测(最少5个基因拷贝),并能以极高的特异性同时区分各种病原体,整个过程无需人手操作。

  “全球来看,只有欧美地区有全自动快速检测系统,但所针对的都是欧美地区的流行疾病,约为20多种,具有地域局限性,每次检测费用高达数千元。”刘乐庭表示,该系统目前可检测包括季节性流感病毒(如H1、H2和H3甲型流感)、禽流感(H5、H7和H9)、人类呼吸道合胞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CoV)、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CoV)和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

  第一时间区分不同病原体后,医生就可“对症下药”,也避免了因滥用抗生素而造成的微生物抗药性问题。

  1小时“揪”出40余种病原体,<a href=香港研发全自动诊断系统深圳量产”/>

  △发布会现场(图片来源于香港理工大学)

  2020年2月,香港理工大学公开发布了该系统。

  “停薪留职”全身心推动产业化

  眼见新冠疫情来势汹汹,为了推动该系统尽快实现量产,刘乐庭2020年3月毅然从香港理工大学办理“停薪留职”,加入铠耀,全身心投入该系统产业化。

  停薪留职,意味着已是协理副校长的刘乐庭可能失去行政职务上的晋升机会。但也正因为他负责科研转化,他看到很多香港高校科研成果仅停留在论文发表阶段。

  “如果说科研技术成熟度分为1至9级,9级为可以普及应用,那么香港多数项目仅停留在1至3级的科研阶段,我能不能从这个项目突破,推至9级呢?”

  刘乐庭坦言,这其中除了高校科研指挥棒的因素外,还有香港整个大环境的问题,产业空间过于狭窄,“在香港难以找到这么大的厂房,也更难找到这么多技术工人”

  尽管在香港理工大学的科研技术已相当成熟,但手头仅有10台样机,距离量产差距巨大。

  1小时“揪”出40余种病原体,<a href=香港研发全自动诊断系统深圳量产”/>

  △刘乐庭在香港理工大学(图片来源于香港理工大学)

  北望粤港澳大湾区,是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与平台,“北上”成了产业化之路的必然之选。

  与此同时,2020年2月,深圳坪山——香港铠耀——香雪制药公共卫生产业合作项目举行了云签约仪式。与坪山有了良好合作关系的铠耀为该系统的投产觅得了3000平方米的厂房。

  厂房与深圳市公共卫生战略物资生产储备基地位于同一园区,而刘乐庭也希望该系统的量产为全国、乃至全球公共卫生安全贡献力量。

  预计最快明年底投产

  刘乐庭说,选择坪山,看到了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和完善的生物科技产业链,配套完善;看到了莲塘口岸和东部过境通道,交通便利。

  但因为疫情,一河之隔的深港两地往来受限,一切只能在线上解决。

  厂房有了,首先要建设的是净化车间,可港方人员还没到位,怎么办?刘乐庭表示,幸好有坪山区科技创新局的大力支持,帮忙找到了施工团队,3个月左右就建成了净化车间。

  “这3个多月基本只是依靠电子邮件、视频和通话沟通,恰如广东人常说的那句‘隔山打牛’。”刘乐庭说,加上受疫情影响,购置设备的到位时间也从1个月延至半年。尽管困难重重,但在深圳市、坪山区的支持下,整体推动进度比较理想。2020年10月,第一批港方人员抵达坪山,实地推动厂房建设。

  1小时“揪”出40余种病原体,<a href=香港研发全自动诊断系统深圳量产”/>

  △铠耀生物医学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目前已有20多名员工

  一年过去了,公司已有了20多位员工,车间及生产线等也已准备就绪。

  作为技术发明人,刘乐庭决定在关键时刻亲自北上“督战”。11月15日,结束隔离后的刘乐庭开始了在坪山的生活。“香港人认识深圳,最早从罗湖开始,然后是福田、南山。”刘乐庭表示,自己是2018年通过深圳市科创委了解到坪山,第一次初识坪山就惊叹于这里有如此大的生物科技基地和国家级园区。在这里生活了几天,刘乐庭发现坪山的道路交通和生活配套都不错。

  这几天,刘乐庭准备前往北京启动报批程序。报批程序开始后,该系统将经过6至9个月的临床试验期,预计最快可于明年底投产。

  刘乐庭表示,该系统应用前景广阔,今后还可用于癌症、心血管疾病检测,甚至是食品及环境安全检测。

  未来立足大湾区,立足深圳,立足坪山,作为分子生物学家的刘乐庭也有更大的规划,设立一家“政、产、学、研”一体化的诊断技术研发中心,借助香港高校科研力量实现更多原创科研技术的转化,为国家解决更多卡脖子难题。

  审读:喻方华  田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