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香港黄金配角接连离世,一首凉凉送给港片情怀?

  <a href=香港黄金配角接连离世,一首凉凉送给港片情怀?”/>

  近来,香港黄金配角接连离开,给观众带来了遗憾和伤痛。2月27日,周星驰早期电影的最佳拍档吴孟达因肝癌病逝,享年69岁。3月28日晚,港片里另一个黄金配角廖启智因胃癌去世,享年66岁。

  从午马、何家驹、成奎安、李兆基、曾伟权,到如今的吴孟达、廖启智,伴随着星光璀璨的港剧与港片时代的黄金配角的离世,让很多人感慨,不仅是TVB剧的声势大不如前,港片的黄金时代也在渐行渐远。随着越来越多的黄金配角淡出大银幕,观众心中的港片情怀是否也会跟着老去、死去?港片的辉煌还会重现吗?

  

黄金配角背后的黄金时代

  在港片全盛时期,除了众多让观众耳熟能详、并且至今仍活跃在银幕上的巨星外,也涌现出一批黄金配角。诚如黄金配角林雪所言,“没有我这个汁,再贵的鱼也不出味道。”很多观众忘不了《大话西游》中饰演唐僧的罗家英、《唐伯虎点秋香》中饰演石榴姐的苑琼丹、《九品芝麻官》中饰演皇帝的黄一山、《监狱风云》中饰演大傻的成奎安,等等。

  黄金配角背后有着一个黄金时代。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是香港电影的鼎盛期。内地很多70后、80后儿时可能都有躲在录像厅里看盗版港片的记忆,功夫片、动作片、警匪片、喜剧片、武侠片等多种题材的香港电影让内地的青少年大开眼界,李小龙、成龙、张国荣、梅艳芳、周润发、梁朝伟、周星驰、钟楚红、张曼玉、刘嘉玲等港片里的巨星,成为一代内地年轻人的偶像。

  那时候香港电影有多繁荣呢?美国著名电影研究学者大卫·波德维尔在谈到鼎盛时期的香港电影时曾说道:“这个约600万人居住的城市一直拥有全球数一数二的电影王国,所制作的影片数量几乎超越所有西方国家,输出电影之多仅次于美国。”香港一度是仅次于好莱坞的电影制作工厂,邵氏、电懋、嘉禾等香港电影企业托举出灿若星河的香港影坛,一批香港导演也在那个大时代里找到自己的位置,比如吴宇森、徐克、周星驰、王晶、许鞍华、王家卫、刘伟强、尔冬升、杜琪峰等。

  当时的港片拍摄,以快著称,一些知名演员供不应求,被抢着拍片,周润发一年拍片11部,张曼玉因为一年拍片12部有了“张一打”的外号。很多黄金配角也在电影中大放异彩。那会儿香港电影里有个专门的名词叫“七日鲜”,形容一部电影的的制作周期极短。

  只要有一部电影大卖,马上就有好几部跟风之作出来,能够在一个月内就完成拍摄、制作、上映全流程。大部分“七日鲜”的电影远称不上精品,但他们满足了经济高速发展、生活节奏很快的香港人的娱乐需求,并且也能够辐射到台湾以及东南亚市场。

  黄金时代的港片呈现出野蛮生长的特点。危机也是在这个时候埋下的。成龙就坦言,“一个僵尸片成功,他们就拍100部僵尸片;一个英雄片成功就拍100部英雄片”。内容单一,跟风严重,甚至粗制滥造。在好莱坞冲击下,香港电影很快被击溃。

  <a href=香港黄金配角接连离世,一首凉凉送给港片情怀?”/>

  

黄金时代的落幕与出路

  1993年是一个分水岭,那一年以《侏罗纪公园》为代表好莱坞大片开始席卷亚洲,香港电影市场也遭到冲击。1988年香港上映影片数量为120部,到1992年上映数量增加到165部,1993年出现下跌,回落到了153部,之后不断下跌。

  与之相对应的是,香港电影在台湾地区和东南亚影响力下滑,好莱坞的影响力凸显。进入新世纪,香港电影的产量开始跌破100部,如今一年就小几十部。惠英红曾一度感慨,“我见证香港电影由一年400几部变成现在20几部”。

  香港电影影响力下滑,不仅新人难出头,很多黄金配角也没有戏可演,渐渐淡出银幕,境况艰难,甚至基本的生存都成了问题。观众在港片里看到的还是梁朝伟、刘德华、古天乐、张家辉、梁家辉等几张演员的脸,导演主要也还是黄金时代的那么几个。

  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内地电影市场发展迅猛。2002年,中国电影产业化起步初期,全国电影票房不足10亿元。2010年票房首次突破100亿元,2019年内地票房总额已经突破640亿元。那个在录像厅里看港片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对于新世纪后出生的年轻人而言,他们大多没有什么港片情怀。港片情怀在慢慢衰老,并成为愈发遥远的回忆。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香港电影没有出路。香港是弹丸之地,电影市场很小,与内地电影公司合作,是香港电影界的主流选择。于是,越来越多合拍片诞生,要么有香港电影制作公司参与,要么导演或演员里有香港人,要么是内地演员参与香港本土制作的电影……

  连王家卫都表示,“香港电影的第二春在内地”。譬如这几年内地许多口碑票房不错的主旋律大片,由香港导演执导,徐克2014年执导的《智取威虎山》、林超贤2016年执导的《湄公河行动》、林超贤2018年执导的《红海行动》、陈国辉2019年执导的《烈火英雄》、刘伟强2019年执导的《中国机长》,等等。

  与此同时,香港本土也有越来越多小成本制作、但关注香港人生存状态的电影。譬如《踏血寻梅》《翠丝》《叔·叔》《沦落人》《麦路人》《黄金花》,让观众看到国际大都市的另一面,表现出了创作者深切的人文关怀。

  从这个意义上看,香港电影仍在迎来另一个“黄金时代”。只不过,这个黄金时代不以数量或票房成绩取胜,而以类型的多样化、电影的整体创作水平取胜。在香港回归10年之际,香港编剧协会经理叶泽锟就表示,“虽然香港电影这几年产量少了,但是你不认为质量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么?”香港电影走过“七日鲜”的野蛮生长时期,回到“小而美”阶段。

  港片情怀,既是对一代深受港片熏陶的观众对香港电影的感情,也是他们对自己青葱岁月的一种怀念。港片情怀也许会消逝,但香港电影仍是华语电影重要的组成部分,香港电影人仍旧在华语电影的这个大框架里发光发热。惟愿黄金配角们也能够在华语电影里拥有自己的位置,继续为观众带去感动与欢乐。

  话剧人

  来源:南方周末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