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香港律师会理事改选前夕,一名候选人以“人身安全”为借口退选

  (观察者网 讯)

  香港律师会将于8月24日举行理事会改选选举。就在昨天(21日),其中一名候选人罗彰南(Jonathan Ross)以所谓“个人及家人安全”为由宣布退选。

  此举引发香港法律界质疑,有律师称罗彰南是企图借“苦肉计”以退为进,借此博取律师会对其他参选“煽独派”的同情;还有律师认为不排除罗彰南是乘机借退选一事来抹黑建制阵营及整个香港社会,其做法十分邪恶。

  此前,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7日就曾表示,“肆意触碰国家安全‘红线’的团体,唯一的选择是自动解散。”她还点名香港律师会称,如果律师会的专业同样被政治凌驾,特区政府“亦会考虑与其终止关系”。

<a href=香港律师会理事改选前夕,一名候选人以“人身安全”为借口退选”/>路透社报道截图

  据路透社21日消息,罗彰南在当天声明中声称,“为了我个人和我家人的安全,我宣布退选。”他还妄称,“我们这个备受尊敬的机构的理事会选举沦落至此,对香港来说是可耻和可悲的一天。”

  路透社提到,声明中没有具体说明罗彰南面临所谓“风险”,但香港文汇网报道中提到,“黄媒”(指支持反对派或赞同其立场的港媒)称罗彰南疑似收到了恐吓短信。

  一位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回复路透社称,“任何认为自身安全受到威胁的人都可以向警方寻求帮助。”

<a href=香港律师会理事改选前夕,一名候选人以“人身安全”为借口退选”/>宣布退选的罗彰南 图自港媒

  对于罗彰南退选一事,香港法律界人士纷纷表示质疑。

  香港执业大律师龚静仪2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除非罗彰南有足够理据去支持其退选决定,否则其声称的退选极有可能只是这些“煽独派”的竞选策略,企图借“苦肉计”以退为进,给竞选的另一方“扣上帽子”,借此博取律师会对他们的同情,令他们将选票投给继续参选的“煽独派”候选人。

  她还表示,香港律师会必须谨慎地对罗彰南的退选作出适当的衡量,不要一时被蒙蔽而错将选票投给其余“煽独派”候选人。

  而香港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21日也在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时质疑称,不排除罗彰南是乘机借退选一事来抹黑建制阵营及整个香港社会,其做法十分邪恶。

  他指出,有部分公然支持黑暴的参选人企图误导一众律师会会员及香港市民,若他们当选,会使香港律师会变得政治化而忽略了业界的宗旨。

  香港律师会早在1907年就已经存在,会员都是香港事务律师,有上万名成员,为拥有律师发牌和自我监管的法定专业团体。在律师会即将举行理事会改选选举中,11名候选人将争夺5名理事之位,进而选出新一届正副会长。

<a href=香港律师会理事改选前夕,一名候选人以“人身安全”为借口退选”/>香港律师会 图自外媒

  8月17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行政会议前记者会上特别谈到律师会理事改选一事。她说,《基本法》下的言论、集会及出版等自由均受保障,但自由并非毫无限制,肆意触碰国家安全“红线”的团体,唯一的选择是自动解散。

  林郑月娥还表示,专业团体应做专业的事,若有关团体偏离宗旨、被政治凌驾,政府的唯一取向便是与其终止关系。她点名称如果律师会同样被政治凌驾专业,“亦会考虑终止关系,包括委任律师会成员加入司法人员委任推荐委员会,以及法援服务局的过往做法,亦会重新审视”。

  对于林郑“点名”,律师会会长彭韵僖当天回应称,作为香港律师的自我监管及专业团体,其宗旨包括维持香港律师的专业水平及操守,以及考虑所有涉及业界利益的问题;作为业界与政府的桥梁,律师会一直保持中立,时刻与政府有关部门沟通,表达意见改善执业环境,并定期从法律角度响应不同议题的咨询。

  8月14日,《人民日报》也曾就香港律师会理事改选发表评论称,作为香港法律界知名专业团体,今后以怎样的面目投身社会建设,有示范作用,具标杆意义。或者说,香港律师会能否利用改选机遇与时俱进,保持专业性定位、发挥建设性作用,展现新气象、贡献新局面,在维护香港社会大局稳定上有所作为,既关系到本身的生存发展,也关系到香港的繁荣稳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