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香港导演王晶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新“电影检查机制”压缩反中乱港空间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港府建议修订《电影检查条例》,明文规定检查员须考虑影片上映是否不利于国家安全。有外媒借此炒作“香港自由进一步萎缩”,《环球时报》就此对香港知名导演王晶进行了专访。

<a href=香港导演王晶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新“电影检查机制”压缩反中乱港空间”/>

  一些势力一直费尽心思钻空子

  “早就该这样。”王晶2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修订《电影检查条例》一点都不会限制电影工作者创作的空间,只是挤压了反中乱港分子推销“私货”的空间,“担心‘检查会冲击香港电影’的人一般都没什么戏拍,因为他们无知或者别有用心,真正用心做电影的人没有一个人会这样说”。

  作为一个在电影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炮儿”,王晶对香港电影检查机制很熟悉。他告诉记者,其实电影检查在任何时期都是有的,比如在港英时期就有对暴力、色情内容的检查;涉政治方面,如果电影被认定为“可能损害邻近地区友好关系及妨碍治安”,就可能被禁。回归前一些香港电影涉政治内容偏向于无伤大雅地“开玩笑”,比如《国产凌凌漆》,导演和观众都知道这是假的。回归后,一些反中乱港势力开始费尽心思钻空子,但电影检查机制基本上还沿用以前英国人那套,并起用一些没什么经验的年轻人把关,“结果很多‘过线’的东西被容许,只要条例里没有写得很明白,一些处于灰色地带的内容很容易就被放行。这给了一些反中乱港势力生存的空间”。

  检查员要具备两个素质

  拟修订的条例草案将提供明确法定依据,让检查员做出决定时充分考虑国家安全因素;政务司司长如果认为上映某些影片会不利于国家安全,可指示撤销该影片的核准证明书或豁免证明书。

  王晶认为,未来的电影检查员有两个素质是必需的,“首先要爱国爱港,同时要具备电影专业知识。对于有疑问的内容,应该及时报告给上级,而政务司则要把好最后一道关”。他称,很多香港导演和演员,尤其是经常与内地合作的,对于涉及政治尤其是涉国家安全内容具有很强的敏感意识,“但这并不意味着与内地合拍电影尺度会变小,从而影响创作空间”,去年上映的《拆弹专家2》把机场爆炸都拍出来了,以前的香港电影好像没这么拍过,“所以我觉得这些年跟内地合作,香港电影创作的尺度其实没有收紧,而是更宽松了。当然,如果电影中涉及攻击自己的国家、危害国家安全的内容,这是世界上任何国家和地区都不允许的”。王晶同时表示,他不认为电影检查就是“要跟政治切割”,“内地近几年很多影视剧也是涉政治的,比如《人民的名义》《扫黑风暴》,这样的题材应该多拍”。

  在此前的采访中,王晶曾建议依法打击那些利用政府基金或民间资金拍摄反中乱港电影的行为。在本次采访中,他再次谈到该话题:“为什么他们(指反中乱港分子)可以申请到政府基金?我了解到的是,之前特区政府负责基金审核的评审团队,基本全是‘黄’的。我很少申请政府基金,因为我一直在内地拍戏,根本不需要。但有一次有年轻人想拍电影,希望通过我的公司去申请政府资金,我就劝他说,‘他们(指评审团队)知道我的立场,如果用我的公司,肯定不会批’,结果果然没有批准”。

  2015年,几个香港导演拍摄了一部自称是“收入最高之一”的电影《十年》,充斥着煽动仇恨、分裂国家的内容。王晶告诉《环球时报》,为了拍摄这部所谓的“独立”电影,反中乱港分子获得资金的方法见不得光,“据说是骗了香港一个基督教团体的钱。我听说起初要钱的时候,这个电影团队提交了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剧本,结果拍出来,基督教团体才发现闯祸了,只好躲起来。其实很多拍摄反中乱港电影的都是采用这种手段骗钱,在立项的时候只说‘反映社会现象’之类的,结果拍出来远非如此”。当被问到是否有反中乱港势力拉拢或邀约参加其电影项目时,王晶笑着说:“谁敢啊?找我就好像是‘找黄飞鸿去夜总会’,完全不搭。”

  “港味”要分阶段看

  近年来,一些香港演员因发表支持反中乱港分子的言论而被内地网民抵制。在王晶看来,这些人不是出于维护自己的“理念”,也不是为了“营生”,而是想“两边讨好”,“一个被内地网友抵制的香港艺人跟我讲,‘他们让我写个悔过书,我想了半天,还是不要写,要是写了还不行,那不是两边都没得混吗?’我告诉他说,‘不是的,你还是先表现你的诚意,然后才有人能帮你’。”王晶直言,“原本以他们的实力,可以得到很多,却想两边讨好”,比如有人在脸书和在微博上发的内容完全不一样,以为内地“没人看得到”,“我相信如果他知道现在这样的结果,当时肯定不会那么做。对于这种,只能说是痴人说梦”。

  在采访中,王晶还谈到了“港味”问题。他认为“港味”应该分时期来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港味”是殖民地体制下的“无法无天”;八九十年代是回归前的“末世狂欢”,这些都是不正常的,“只有在回归后,看起来很平淡,但大家其实都是在守法地做生意、发展,这才是正常状态”。王晶说,不能因为“非正常”的事少了,就说缺了某种“味道”,“内地这几年最卖座的电影并不一定是题材特别,一些充满人情味的片子口碑非常好,比如《你好,李焕英》《送你一朵小红花》《我不是药神》,都非常优秀,大获成功”。他说:“我在回归之后就强调,以后我们只有中国电影、华语电影,不要再强调香港电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