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一个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有人问冯炜光,你在号称穿越“死亡之海”的塔里木沙漠公路时,车上放的什么歌?他答:林子祥的《沙漠小子》。

  这首20年前红遍香港的流行歌曲为港人描绘了一幅英雄驰骋祖国边疆大漠、豪情万丈的壮美景象,而其中一句脍炙人口的歌词“无言是我,共那飞沙到边疆”则成为了冯炜光当天旅行游记的标题。

  他在那篇游记中写道:塔里木沙漠公路北起轮台县以东,跨过塔里木河,穿越大漠中的塔中油田,南至民丰县,全长500多公里,在全球流动沙漠中修建公路,论里程它是第一。修建这样的一条随时都会被流沙吞噬的公路,其工程及护理难度可想而知。笔者在塔中镇宿一宵,是想一尝在瀚海中睡觉的滋味,也不用一口气跑1054公里由和田到库尔勒,期间要开车16小时,实在太累。塔中是个小镇,最抢眼的是镇口高挂的一幅“对联”: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类似的“金句”还包括新疆最著名的九曲公路“盘龙古道”入口处的那句“今日走过了所有的弯路,从此人生尽是坦途”这些让人眼前一亮、会心一笑的标语,都是冯炜光用车轮在中国西北大地上丈量后,被他收集在自己游记当中的。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冯炜光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上世纪80年代考入香港大学,1984年当选港大学生会会长。1994年开始投身政界,参与创办民主党,两度当选区议员,还担任过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统筹专员。香港修例风波发生后,冯炜光公开抨击“黑暴”,尤其是针对西方的抹黑,撰写大量时评文章予以澄清。这样的经历让他对西方媒体眼中的新疆打下巨大的问号。于是,今年9月,冯炜光踏上了西北之旅,孤身一人开启新疆自驾游。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而在此前后的2个多月里,他还走遍青海和西藏,到可可西里拍摄藏羚羊,穿越318国道独上阿里玛旁雍错、班公湖等地,一路驾驶、一路航拍,行程总共将近2万公里,累计拍摄了3000多张照片与近10小时的视频素材,在香港媒体撰写发表《新疆棉花的谎言与梦想》、《走317国道 一“措”再“措”》、《喀什学维语:祖国,曼斯尼虽依曼!》等游记30余篇,他笑言这是一个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回到金秋的深圳,冯炜光与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面对面坐下来,分享此行的见闻与感受。他说,自己一路都是一人一车一机(航拍无人机),虽然偶感孤寂,但所见所记绝对是中国西北的真实面貌。他说,“如果有一天要永远睡去时,临闭眼前回望这段经历,我能够自豪地讲:用这样的方法去爱国,无悔今生!”

  他也希望,待通关以后,更多香港年轻人能够积极走出来,用自己的脚步丈量祖国的大好河山。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亲眼去看了新疆棉花

  

戳破外媒歪曲报道

  “其实我的初心是为了新疆棉花。很想去看看,那些棉花田是不是果真如外媒所说是‘血汗棉花’?”

  冯炜光说,近年来,新疆棉花议题屡被西方炒作。媒体到底有没有讲真话?少数民族同胞的生活境况究竟如何?他决定身体力行,眼见为实。

  驾驶至库尔勒这座被称为“南疆明珠”的城市,他发现了一片当时正在使用无人机喷洒农药的棉花田。操控无人机的“飞手”是一位30岁出头的维族青年。冯炜光亲眼见到他打开手机,只需在APP上设置好飞行路线,无人机便即刻起飞,执行喷洒任务;工作结束后便按原路返回,降落至原点。在此期间,“飞手”可随意用手机打电话发微信,丝毫不用紧盯操心。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冯炜光说,这片棉花田使用的无人机企业地区负责人叫老郑。据他介绍,目前光是在新疆便有超过1500万亩棉花田在使用该公司的各型无人机喷洒作业,占全新疆3700万亩棉田的约40%。这家企业总部位于广州,主要业务却遍布新疆。老郑说,新疆分公司的员工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从各种院校毕业的年轻人,其中大部分是“90后”,希望自己能带领他们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让种田像玩游戏一样简单”。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谈到这些从业者如何看待西方媒体对于新疆棉花产业的歪曲报道,冯炜光表示,他们只会专心干好自己的事,从来都一笑置之。

  “他们笑得肚子都痛了。太离谱了。怎么可能(是“血汗压榨劳动”)呢?根本不会找人来做这些事的,一定是机械操作。因为精准,又有效率,人手操作反而是比不了的。西方只是把他们十八、十九世纪对劳工的压迫胡乱扣到我们头上而已,实际则完全不是这样的。”

  冯炜光把棉花田里的这段见闻收录到了游记《新疆棉花的谎言与梦想》中,该文还获得“学习强国”平台转载,也在香港朋友圈中引发不小关注。

  

“天山景观大道”独库公路

  冯炜光提到,这实际上已是他第五次踏上新疆,却是首次选择自驾的方式。20多天里,他穿越了塔里木沙漠公路,走了此前没有机会到过的帕米尔高原、瓦罕走廊,特别是壮美绝伦的独库公路,令他旅行归来逢人必分享。

  独库公路北起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南至阿克苏地区库车市,全长561公里,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因其沿途布满冰川、草原、湖泊等丰富地形风貌,被誉为横贯天山南北的“景观大道”。截至1983年9月建成通车,共有168名筑路官兵为它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我们的先辈真是用血汗甚至是生命来贯通这条路。独库公路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公路,很值得去!”但说到这里,他也不无遗憾地补充道,“你看我身上这件318国道T恤,好看吧?是在成都的高速入口休息区买的。我本来想在独库公路那里也买一件,可惜没得卖。这么好的旅游资源,希望当地文创业能逐步跟上,充分利用。”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除了独库公路,位于新疆最西部的瓦罕走廊近来也吸引了外界目光。作为中国与阿富汗边境的狭长山谷,该区域周边如今也已对游客开放,冯炜光还分享了一个有趣的知识点:“这个走廊就是当年玄奘大师运经书进来的地方。有个很大的碑写着:佛教之门。香港有很多佛教徒,我也鼓励他们有机会去看看。”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各民族同胞都在努力奋斗

  

“误闯”维族婚礼留下美好回忆

  冯炜光说,除了饱览壮丽风光以外,自己此行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认识了许多各民族的朋友。有柯尔克孜族学生,有达斡尔族的退役军人,有在沙漠深处守护绿林的四川汉族夫妇,还有在乌鲁木齐大巴扎的维族女青年。这些同胞,在旅途中给了冯炜光温暖的帮助与慰藉,他们对生活的热忱和拼搏精神,更令他印象深刻。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我在伊宁住了一间很漂亮的民宿,只有7间房,所以得提早预订。里面有很多野鸽子可以喂,还有一条伊斯兰风情的圆拱形楼梯,绝美!不过那里的老板娘居然来自东北!从东北跑到伊宁,两千多公里呢!还有我在特克斯住的那家被云杉环绕的‘仙境’民宿,是一位湖南姑娘在操持。她早年来旅游被风景迷住,便放弃了在深圳金融界的高薪工作,带着存款来这里开酒店,一件件家具一片片砖瓦,亲力亲为、从头开始,真可谓是离乡背井去开拓。一路上能看到我们国家各民族的同胞都非常肯打拼。”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冯炜光告诉记者,自己第一次到新疆去,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暑假期间。40年的变化,让他震撼不已。

  “80年代还很落后,还在用粮票。大家现在可能已经没有概念了。当时就要靠一些友善的内地同胞,见我一个学生仔,主动送些粮票给我,不然我连饭都吃不上。我是40年前去的,至少这40年间,国家变化很大。比如乌鲁木齐就很国际化,我在乌鲁木齐就见过一家标准的居酒屋,虽然主厨是汉族人,但他们做出来的菜很合我的口味。”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冯炜光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了他到达独库公路的第一站后,傍晚在独山子的市民广场上拍摄到的当地民众跳广场舞的场景,“你会看到民众脸上都是真心的笑容。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告诉你,新疆很安全。”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在和田,冯炜光逛了新夜市和“团城”,同样惊喜连连。

  “‘团结’的‘团’,就是将维族的旧民居进行活化,底层就变成了商铺、餐厅等等。我就在那里随便走,跟当地人聊天,这完全不可能是有谁刻意安排的。后来我还在喀什的老城碰到一场维族的婚礼,并走进去拍摄,他们也很友善地让我拍,我差点就坐下跟他们一起吃婚宴了!”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与新疆执法人员打交道

  

在西藏看到最新上映的香港电影

  采访中,冯炜光多次感慨,“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亲自走了这一趟,对整个中国西部地区的真实面貌才会有更深入的体会,特别是人与人之间的直接交流难以替代。他还分享了两个与新疆当地执法人员打交道的小故事。

  “我觉得真是要亲自来走一走,相当方便。比如我在乌鲁木齐申请边防证,15分钟就搞定了,(工作人员只需)看看你的证件,把你的资料填上去,写清楚你去哪里。(执法机关)的人员也很友善,我在喀什街头想找洗手间找不到,就问附近的几位维族警察,他们就说:那你去我们的警务站用吧。”

  另一次小交集发生在伊犁的网红小县城特克斯。特克斯别名“八卦城”,以空中俯瞰呈八卦布局而闻名,因此这里也是航拍爱好者青睐的目的地。

  “‘八卦城’不飞上去俯瞰是看不出来的。当地人口以哈萨克族为主,有一个指挥交通的女警察也是哈萨克族的。他们对汉族人相当友善,就让我去做个(无人机)登记便可,登记完还建议我,‘(申请许可日期)您可以多填几天呀,届时可以选择不同的时间点来飞,早上飞也行,黄昏飞也行。’我一听,心想真是不错。”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冯炜光还告诉记者,自己每到年底都会用在内地航拍的风景做配图,自费印制一批新年台历送给两地的亲朋好友。他欣慰自豪地表示,有了这趟旅程积累的素材,今年的台历很值得期待。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谈及在西藏的见闻,冯炜光同样激动兴奋溢于言表。

  “在拉萨就有三间万达广场,三间呢!可见那里的消费力有多强。我还在商场里面玩了Virtual Game虚拟打枪游戏,一场只要40块钱。”他还透露,自己不仅在那曲市附近一个叫巴青的小镇酒店里看到了最新上映的香港电影,而且到处都能买到爱喝的连锁品牌奶茶,许多小城镇都能见到美团外卖小哥的身影。

  “挺有意思的,因为你会发现,这里真不是你想象中那么荒芜、落后、闭塞。”

  但冯炜光坦言,旅程中也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例如,由于在酒店管理上将港人列为“外宾”接待,西北地区符合接待条件的酒店较少。10月初的一天,他独自驾驶长达17个小时,由阿里的狮泉河镇直奔那曲市的尼玛县,还要“摸黑”走羌塘自然保护区,如此奔波,只有一个原因:沿途靠近中点的县城没有“可以接待港人”的酒店。冯炜光说,中央政府近年力倡香港与内地融合,希望具体政策调整可以迅速跟上来。

  真实新疆到底什么样? 一个<a href=香港人的21世纪“西行漫记””/>

  采访最后,谈及他未来的计划,冯炜光踌躇满志。他说自己计划明年带一些香港的年轻人,最好能邀上如深圳或北京等内地城市的大中学生,坐越野车一同出发去中国西北,沿着自己这趟旅程重走一次。有人提议他先去新疆,因为新疆盆地居多,不容易高反。

  “去看看乌鲁木齐、火焰山、瓦罕走廊等等,我相信会让很多香港年轻人大开眼界。”

  文中图片与视频素材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 | 狄竞

  视频剪辑 | 李西如 李可歆

  编辑 | 曾子瑾

  排版 | 王晓桐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