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甘文锋:我成功当选香港选委会委员,不过也发现一个问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甘文锋】

  为了落实“爱国者治港”,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中央完善了香港的选举制度。由本年9月至明年3月,香港有三场选战,包括刚过去9月19日的选举委员会、年底12月19日的立法会选举,以及明年3月27日的特首选举。

  在9月19日举办的选委选举,可说是完善选举制度之后的第一场选举,笔者有幸参与其中并成功当选,在这里与读者分享参与过程。

甘文锋:我成功当选<a href=香港选委会委员,不过也发现一个问题”/>

  当然,在分享之前,也希望说明这次选举的重要性:

  首先如上文所说,这次是完善选举制度后的第一次选举,有助在香港落实“爱国者治港”,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第二,这次选举所选出的选委更有广泛代表性,能够体现均衡参与;

  第三,这次选委人数由过去1200人增至1500人,赋权更多爱国人士参与香港的管治;

  最后一点,这批爱国的选委可以在未来提名及选出有能力的爱国者担任特首及立法会议员,以达到良政善治及优质民主的政治目标。

  这次选委共1500人,分为五个界别,每个界别平均分得300席位。这五个界别分别为第一界别的工商金融界,第二界别的专业界,第三界别的基层、劳工及宗教等界,第四界别的立法会议员、地区组织代表等界,以及第五界别的香港特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界。笔者作为前区议员,一直在地区服务,因此这次也遁第四界别参选选委。

  第四界别的300个席委当中,有过半数的156席分给了分区委员会、灭罪委员会及防火委员会(三会)的代表,他们可以说是代表了地区的意见,当中新界的三会分得80席,而香港九龙的三会则分得76席。

  单是三会代表就占了十分之一的选委,可见中央政府在完善选举制度时,是非常重视地区意见的,也让这次的选委有更多民主成分。

  然而在新制度下,要开展选举工程也是困难的,主要是因为没有之前的做法可供参考。

  ·提名

  举例来说,之前笔者在担任区议员之时,有部分选委来自区议员之间互选,屯门分到一定数量的位置后,就由约30位议员互相协调出代表,相对简单。但现时单是屯门三会加起来的人数就差不多有近150人,每个人的地位相约,即使本人是防火委员会的主席都没有优先权。

  在这种情况下,委员在地区的脉络就成为重要资本了。大家在委员间的知名度,还有是否了解哪位委员有相若的理念,都会影响是否能够在初期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组成团队,以及这个团队在组成后是否受到地区的支持。

  笔者因为长期在地区服务,之前也曾当过区议员,因此很快就找到志同道合的委员组成团队,当中有前区议员、专业人士、地区人士以及原居民代表等。

甘文锋:我成功当选<a href=香港选委会委员,不过也发现一个问题”/>
甘文锋:我成功当选<a href=香港选委会委员,不过也发现一个问题”/>选民过来合影

  但在屯门区组队只是第一步,因为笔者所参与的界别是新界分区委员会、灭罪委员会及防火委员会的代表,因此除了屯门区外,还要争取新界其余8个区的支持,包括:元朗、荃湾、葵青、离岛、北区、大埔、沙田及西贡。

  问题就在于,整个新界可以登记成为这个界别的选民有过千人,活跃于屯门的我们在其他区缺乏知名度,变相很难得到其他区三会委员的支持。因此,第二步就是需要和其他区的团队争取合作,希望能够互相支持,在各自的地区为对方争取选票。

  这种选举的联盟也是这次选委选举的重要之处,特别是选民人数较多的界别,因为不是每个候选人都有高知名度,而选举经费又有限,在这种情况下,这种互相支持的策略是最有效率的宣传方法。

  到了提名期,各区的候选人团队基本上已成形,大部分地区都能靠各自协调不致有太多候选人,不过始终协调并非万灵药,在提名期完结时,80个议席结果有82人参与。由于不能自动当选,因此提名期完结后,就进入了宣传期。

  ·宣传

  而这次选委选举的宣传,又和笔者之前当区议会及立法会选举候选人的时候差别很大。

  在区议会选举时,选区相对较小,而选民集中在小区内,因此区议会的宣传很直接,就是在区内人流最集中的地点开街站,告知选民你的政绩以及政纲。

  而因为区议会大部分是一对一的选举,而且是单议席单票制,因此大部分候选人除了在上下班高峰期开站外,也会在清早及深夜出动,务求接触到对方未能接触的选民。举例来说,笔者在区议会选举期间就会在晚上11时到凌晨一时做街站,也曾试过清早5时已在街上做宣传工作。

甘文锋:我成功当选<a href=香港选委会委员,不过也发现一个问题”/>
甘文锋:我成功当选<a href=香港选委会委员,不过也发现一个问题”/>

  2019年区议会选举期间的街站,我们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过来探望

  而立法会的地区直选就不一样,因为选区很大,例如新界西就包括元朗、屯门、荃湾、葵青以及离岛区,宣传方法就不能只像区议会那般单靠街站。

  还好就是立法会选举时,电视及电台都有选举论坛,而且选举经费的上限较高,可以通过不同媒体去做宣传。很多选民都是靠媒体去了解候选人,因此在媒体的曝光以及形象就变得非常重要了。如果说区议会是靠比“勤力”,立法会很多时候都是比“形象”。

  而这次选委选举又不一样了。

  举例来说,新界三会的潜在选民过千,最终登记的不足900人,而他们是遍布全港的,因为被委任为新界三会的人,其居所或工作地点不一定在新界。因为没有地域限制,所以做街站基本上没有用;其二是选举经费上限很低,也很难去做大型广告。

  因此,这次选举宣传就回到最原始的方法:打电话及亲自见面。因为选民都是在地区较为活跃的人士,所以总会有方法通过朋友找到他们的联络方法,又或者可以在较常出现的地方见到。而且总数不足900人,平均下来每个地区的选民不到100人,因此相对而言要找的人不算很多。

  至于其他地区的选民,一来可以靠其他区的友好候选人帮忙宣传,二来可以通过政府提供的一次免费邮寄服务,将宣传刊物寄到他们的通讯地址。当然了,这种宣传方法肯定没有打电话或亲身见面有效,但因为这次选举的选民特性,这已经是较为进取的宣传手法,也是选委选举与区议会及立法会的不同之处。

  ·投票、点票

  宣传期之后,就是投票日和点票了。

  这次的投票比之前一切顺利,由早上9时到傍晚6时,九个小时的投票笔者早上回到屯门催票,下午赶到会展投票,基本上很快就过去了。想不到,这次选举的最大问题竟然出现在点票环节,而这一点亦看出今天香港的公务员做事情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甘文锋:我成功当选<a href=香港选委会委员,不过也发现一个问题”/>在点票站拍照留念

  这次的投票点遍布全港几个大区,然后会运送到会展的点票中心集中点票。笔者和一众候选人在6时多慢慢到会展会合,之前估算不到5000张选票可以在晚上9时前点完,加上一些行政程序,最迟可以在晚上10时完成。怎料一众候选人到达会展后,等了6个小时所有票箱才全部到达会展,而在这段时间内完全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出来解释原因。

  点票正式开始已经是午夜后,候选人都估计点票能够很快完成,因为这次是第一次用电子选票。但当笔者看到香港政府的点票方式后,只能再次失望了。

  一般人想象电子点票,是将一整批选票放入点票机,当中偶然有几张可能有问题的选票机器读不了才用人手输入,整个过程应该要比纯人手点票要快。但这次香港政府安排的电子点票方法却让人哭笑不得。

  当选票送到时,第一步竟然是先由人手分票,分为计算机能读、计算机不能读以及废票三种。然后当计算机能读的票送到点票机时,也不是一整批放入点票机,而是一次一张放入,然后每一张票都有一张读票报告。再之后由人手确认选票及报告是否有出入,没有问题再将选票及报告放入一个袋封口存放,才算点完一张选票。

  笔者粗略观察,点50张选票,大概需时30分钟。结果是笔者等到第二天早上6点多才有结果,获宣布当选为其中一名选委,回到家中休息已经是9时了。

  由投票日早上7时起床,经历9小时的投票,以及超过12个小时的点票,整个过程差不多26个小时没有休息。可以说中央政府为香港完善了选举制度,但香港政府却没有完善点票制度。

  这次只是点5000票不到的选票,年底立法会将会有过百万选票,希望香港政府能够思考如何完善这个点票制度。

  至今为止,笔者仍未确定以什么身份参与年底的立法会选举,希望将来还有机会和内地的读者分享立法会选举的经历和想法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