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时代精神耀香江|香港迪士尼乐园基建中的轶闻趣事

  中国建筑工程(香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伟雄今天下午在记者招待会上与大家分享了迪士尼乐园度假区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些往事。其用“还一方净土、养一泓清泉、取祖国沃壤、育万国林木”做比喻,向人们还原了15年前哪些难忘的经历,听来令人肃然起敬。

时代精神耀香江|<a href=香港迪士尼乐园基建中的轶闻趣事”/>

  香港迪士尼乐园

  陈伟雄说,香港迪士尼是世界上第五座、也是中国首座迪士尼乐园,乐园建设是香港回归后的一项重要民生工程。彼时香港受到亚洲金融危机影响,在1998年出现经济衰退,香港政府希望藉发展旅游业,以带动相关行业增长,实现经济复苏。于是在1999年香港特区政府与华特迪士尼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决定在大屿山的竹篙湾兴建香港迪士尼乐园度假区。

时代精神耀香江|<a href=香港迪士尼乐园基建中的轶闻趣事”/>

  他说,首期乐园项目从2000年6月开始填海到2004年基本建成仅用时4年,创造了当时迪士尼乐园建设的速度之最。

  在此过程中,中国建筑承建了迪士尼基础设施工程一、二期两单最大合约以及主题乐园的明日世界、幻想乐园、迪士尼酒店等共5个项目、9单合约,成为迪士尼乐园的主要承建商之一,同时也成为第一家承建具有美国知识产权文旅项目的中资承建商。陈伟雄说,项目涵盖填海、桥梁、道路、斜坡、园林绿化、房屋、游乐设施等多种类型,工程量大、工期紧、同时工程种类繁多,工序复杂,质量要求极高。当年我非常有幸作为中国建筑的土木工程分管领导,参与到迪士尼乐园基础设施的建设中,至今想起依然心潮澎湃。因为时间关系,接下来我将主要分享“还一方净土”、“养一泓清泉”、“取祖国沃壤”、“育万国林木”四项工程故事。

时代精神耀香江|<a href=香港迪士尼乐园基建中的轶闻趣事”/>

  还一方净土

  陈伟雄说,在迪士尼填海之前,这里是一片海湾,叫“竹篙湾”,海湾边原先有一间大型造船厂叫“财利船厂”。当年在进行造船作业时,遗留了约8万m3的污染泥,体积差不多相当于1500个40呎集装箱。为了保障未来迪士尼游客的身体健康,在进行乐园建设之前,首先要对船厂区域内的大量污泥进行处理,包括:使用英泥固化重金属污泥、采用生物堆方式处理含石油化合物的污泥、使用热力解吸二恶英污泥,在所有污染泥中,以第3种污泥中的国际一级致癌物二恶英最为棘手,当时项目内有3万立方米的二恶英,为全球单一项目中的最多污泥。同时处理标准以世界最高标准为蓝本,比《美国环保署固体肥料及紧急应变指令9200 4-26》所定要求高出10倍。我们通过使用先进的热力解吸法,将污泥加热至摄氏328度,从而让污泥中的二恶英完全蒸发,然后将产生的蒸气传送至隔滤房净化,跟住再输入凝结器中冷凝,从而将有害物资从水份中分离,送至化学废物处理中心加以焚化销毁。通过以上方法可将污泥中二恶英含量处理到少于百亿分之一,即十倍优于净化标准,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处理率。

  养一泓清泉

  陈伟雄回忆说,由于香港迪士尼乐园主题公园的整体规划包含一个水上活动中心,需在入园口位置兴建一个12公顷的人工湖,就是现在的“迪欣湖”。迪欣湖是当时香港最大的人工湖之一,为方便游客进行水上娱乐活动,设计要求人工湖必须使用淡水。他说,大家都知道香港的淡水资源十分稀缺,主要依靠祖国大陆的东江水支持,为了在符合设计要求的基础上,尽可能善用珍贵的淡水资源,就需要在整个人工湖底铺设12.4万平方米的防水膜,大约有17个足球场那么大,以隔绝淡水的渗流,这是当时全球最大的铺设量。我们的工程人员首先在填海的沙面上,铺一层0.3m厚的3公分碎石,然后在碎石上铺设高密度聚乙烯防水膜,就是上图中黑色的膜。防水膜的上、下方均用白色土工布保护。铺完土工布再在上面覆盖0.7米厚的碎石,作为湖底。

  为了确保工程“滴水不漏”,工程人员想到利用防水膜的绝缘属性来检查渗漏点。通过在防水膜下预埋电极,再在湖底洒水,检测人员手持另一电极在地表行走,如果防水膜完整就可以隔绝电流。如果防水膜破损,水流通过破损处导电就会形成电流回路,那个位置的电流就会特别地大。工程人员将整个湖底分成480个50mx50m的网格,逐个仔细检查,果真发现了一个漏洞,并且进行了修补,最后的验收结果表面人工湖真正做到了“滴水不漏”。该防漏测试技术较当时其他检查方法更为精准,故整套技术也形成了《HDPE土工膜施工技术》工法。迪欣湖水上活动中心完工至今17年,湖水荡漾,绿植环绕,成为了市民周末休憩娱乐的打卡景点。

  取祖国沃壤

  陈伟雄又说,由于迪士尼是一个充满童话的主题乐园,设计师希望乐园里面的游客沉醉于梦幻的环境中,所以设计了“园境土堤”环绕乐园,让游客看不到园外的现实世界。土堤分为多段,总长9公里,堤高2.5-9米,宽13-39米,每段长100-1200米不等。土堤使用的花泥,是由迪士尼聘请美国专家编写规范,参照美国当地资源特点制定出的设计标准,与香港本地的土壤情况差异很大。同时为了保证最后的园林效果,园方制定了非常严苛的花泥质量要求,包括酸碱值、盐度、氯化物、钠吸附率、重金属含量、有机成份、土壤质地等每一项都必须经过实验室分析验收才可使用。

  当时项目部寻遍香港及广东各地的花泥,都达不到设计要求。正当工程人员发愁之际,一位内派同事提出,为什么我们不试一试祖国东北肥沃的黑土地呢?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番寻找,项目部终于在内地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找到了优质泥炭土,除了可满足设计要求外,存量也都足够工程使用。由于园境土堤工期紧,工程量大,共需覆盖约210.3万立方米(松方)花泥,相当于45艘泰坦尼克号的排水量,且须短时间内完成,所以项目部马不停蹄安排人员前往辽宁进行采购和运输,来自祖国的沃土辗转经过骡马、汽车、火车运至大连港口,再经海运来到香港。在香港与本地的黄花沙进行混合后,用于园境土堤的铺设,当时最高纪录1天生产超过1万6千立方米(松方)花泥,相当于133节火车车厢的载运量。

  育万国林木

  由于园区方想尽量保留美国加州迪士尼的风格,所以整个绿化工程对植物规格要求甚高,所需植物品种繁多,来自澳洲、新西兰、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泰国、以及中国台湾等祖国中南部省份,少部份甚至需要横跨大洋由美国进口。陈伟雄回忆:当年,园内乔木品种超过150种,数量超过40000棵。葵类有十多种,数量约1000棵。灌木及铺地植物亦有270多种,数量约四百万棵。接获此项园艺绿化工程,项目部马上着手搜罗各种符合设计要求的植物。在内地选购的植物处理比较简单,只需进行除虫及土球包装,左图就是当时由内地进口的一批棕榈树。从国外进口的植物,处理则相当复杂,除要熏烟杀菌外,土球亦要拆除,换上椰糠等介质,并要经过3个月的检疫流程。尤其是一些重要的景观树木,香港迪士尼希望保有树木最自然的生长形态,对树高和树形都有严格的要求,必须由园艺工程师前往海外逐棵挑选,比如右图是在澳洲农场挑选大叶榕树。

  陈伟雄最后说,除了外地进口,园区也采用了一些本土树种,比如刚才提到的财利船厂内,就有一棵古老的菩提树。由于菩提树在中国文化的特殊意义,“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也是中国古人修行的至高境界,所以园方决定保留,并将它移植到园内。为了不伤害树根,项目部编写了专门的施工方案,特意等到冬季将古树下方整片泥土顶起,历时接近一年才完成了这次“搬屋”,从而使这棵东方“古树”在用祖国沃土筑起的“新居”上焕发新的生机。

  (原标题《时代精神耀香江|香港迪士尼乐园基建中的轶闻趣事》)

  (作者:深圳特区报记者 啸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